Sorry. This page is not yet translated.

鐗瑰尯*璁哄潧涓冩槦褰╄:The Mountain: no longer so cruel, but a close companion

71

創業,亦如登山。既有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的巔峰時刻,也應曉得,一次攀登只是一段路途的暫時結束,而創業則是永不停歇地一次次翻越山峰。Gur Shomron是以色列高科技領域的資深投資人和以色列創新研究局成員,同時也是一位詩人和作家,在他為我們朗讀的一首他所寫的長詩《The Mountain》里這樣寫道:

72 《The Mountain》 (節譯)

Then I understood 我終于了悟

That the journey was not in vain; 登山之途并非徒然;

That reaching the summit is an end in itself, 會當凌絕頂只是這段攀登的結束,

Meant to test one's strength of will, 苦我心智,勞我筋骨,

To go the long, long way 為了走更遠的路

To the victory of spirit over matter, 須以精神之力贏得勝利,

Of persistence over resignation; 想用堅持戰勝放棄,亦是長路漫漫。

And having come this far, 但經此一途,

I could go anywhere. 方能去我所往。

Wingless I flew to the sky; 身無雙翼,卻心游蒼穹;

I circled the mountain peak 盤旋于山峰之上,

Glided over its slopes. 弋游于山谷之間。

Sped like an arrow between pure white clouds, 如離弦的箭,穿越云天,

And returned to the foot of the mountain – 亦將回歸山腳——

To the beginning. 回到起初。 …… 73 在以色列,如果要尋找一個實證,說明這個國家是如何從一無所有、白手起家創造了今天的經濟創新奇跡,那荒漠之中的基布茲農莊真是再合適不過了。

在低于海平面300多米的地方,死海之濱,郁郁蔥蔥的基布茲農莊就像是在荒漠中盛開的花朵。這里年均降水量不到50毫米,幾乎寸草不生。但從1950年代開始,一些以色列人陸陸續續來到這里,以刀耕火種般的方式,將這里建造成新生活的桃花源。走進基布茲,除了微風中可嗅到的死海的咸味,一切景象就像是一個充滿田園風光的再正常不過的鄉野農莊。經歷兩代人的艱難開墾以及于不可能之處的創新,這種“正?!北舊硪芽俺莆按?,就像是一曲歌唱人類創造力和毅力的凡人歌。

74

連續8天的密集講座、參訪和學習之后,參加以色列游學之旅的“耶魯-紅杉領導力中心”的學員們就這樣抵達了此行的最后一站,而其帶來的思想沖擊卻又是完全顛覆式的、意想不到的。

接待我們的Daniela是美國人,在她17歲的時候,她像身邊每一位美麗的姑娘一樣,擁有很多美麗的東西,還有了父母送給她的一輛汽車。有一天,她跟父母講“我感到一無所有”,于是只身來到了以色列。到以色列后的某日,她在山上看到了一位牧羊男孩,當時,這個男孩在竭盡全力搶救一只垂死的羊,他的愛心給Daniela極大的感染,“他就是我的老公?!?/p>

婚后,Daniela與Yehuda Cohen選擇來到了位于死海邊上的恩蓋里基布茲,作為志愿者貢獻這片土地的發展。46年過去,不少人陸續離開基布茲,因為他們感到“以色列并不是圣經上所說的流著奶和蜜的地方,而是貧瘠的沙漠,條件實在太艱苦?!比歡?,Daniela & Yehuda Cohen夫婦如今已養育了共26個子孫,成為一個龐大的家庭。夫婦倆鐘愛著這片土地,將對生活的熱忱寄予在這片茫茫沙漠,通過先進的灌溉技術與悉心的關照,魔法般地將這片土地幻化成迷人的花園,培育了上百種珍稀植物。過去多年,他們接待了成千上萬的來自世界各地的訪客,將自己的故事講述給世界聽,將自己對生活的熱愛與感觸傳遞給每一位到訪者。

他們也向我們講述了在這里一生奮斗的故事,以及如何享受這一過程。他們的故事,就像是創業,從篳路藍縷時出發,經歷風霜雨雪,最終抵達人生的應許之地。

75

此次“以色列游學”帶隊人、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合伙人周逵的感懷,最能代表學員們的心聲:“每個人來到這個世界上,就像一粒種子落在不同的地上發芽,成長的過程中難免有這樣那樣的‘扭曲’,但我覺得健康心態是可以自己選擇的。每人都不斷地伸手去摘果子,苦的甜的都能夠得著,關鍵是你想朝哪個方向去摘?!?/p>

是的,同樣地,只要帶著好奇心去學習,能夠學習的對象俯拾可見,關鍵是你想往哪個方向去學習。以下就是學員們在基布茲的下午茶時間,從不同視角分享的此行感悟,愿他們的收獲也能給你帶來某種啟迪。

76 王汝斌|有信聯合創始人

以色列的滴灌技術,有點顛覆我的人生認知。什么意思呢?小時候我生活在鄉下,天天都在田野里撒野、奔跑,已經習慣了這樣的認知:如果田里有水,它就會長稻子;如果土壤貧瘠,它就只會長耐旱的植物。這種理所當然的感覺,卻在今天被這個滴灌技術打破了,因為它在我之前的認知觀念里并不是理所當然的,這是以色列人為了在自己這個嚴重缺水的國家生存下來,被逼出來的創新。這讓我想到,如果我一直抱定這樣的態度——只有有水的地方才能長稻子,如果沒有水就什么也長不出來,那就只能選擇放棄,而不是另想創新。

第二個思維沖擊是,我一直都沒有想到,其實植物的生長好簡單,你只需要在指定的地方,保證對它施肥和澆水,它就能生長。而我過去一直認為是必須有良好的土壤;如果土壤條件不好,那就把土壤改造好,再讓它生長。但看起來也不全是。這讓我想到,公司在找員工的時候,不一定非得是外部空降才是最好的,有沒有一種在某種意義上的人才“滴灌”,著力培養內部員工讓他成長?

77 吳淵|極驗驗證創始人、CEO

記得第一天來到以色列的時候,大家都談到自己來以色列的目的。我說“我來以色列是想要學習創新”。但其實經過這幾天在以色列的學習與參訪,重新回顧這個問題,發現已不是學習創新,而是對“創新”的理解發生了全新的認知。其中體會最深的是冒險與創新的關系。創業企業早期都敢于冒險,不然也不會選擇創業,但隨著企業發展有所積累后,反而容易被“積累”禁錮,存在“防守意識”,很多時候它是潛意識的,會喪失部分創新。但這次邊走邊讀以色列的民族歷史,他們可謂多災多難,在這片土地上他們多次被驅逐、流放,然后又回來重建家園。他們曾經失去過,也不害怕失去,整個民族從思想上更徹底地拋開了禁錮。創新已融于他們的民族文化之中。

78 黃衛新|銷冠科技董事長

我從來沒有想過信仰的力量這么強大。在以色列游學這幾天,特別是重走耶路撒冷的哭路、觸摸哭墻,我感覺一個人如果沒有一個可以相信的東西,在日常的生活和工作中,其實真的還是很難把持得住,經?;崞?。這是我這次感受比較深的一點。

另一點感受是,怎樣在眾多規則的約束下進行創新?我完全沒想到,在宗教信仰已經成為這個國度的Base的情況下,以色列這么小的一個國家,居然還能迸發出這么多創新。所以我在想,過去幾年的創業經歷,是不是恰恰因為受束縛的規則太少,反而沒有激發我和團隊進行破壞性創新?

79 祝振漢|訊聯數據聯合創始人

一路走來,我一直在想,是什么讓這個民族這么有創新活力?是以色列特殊的軍營文化,還是因為他們特別重視教育的傳統?這是我一直沒有想明白的事情。但是通過這幾天的路走下來,我反而更加有好奇心,想去更多了解這方面的內容,他們的文化、宗教等等。這是第一個體會。

我的第二個體會和黃衛新差不多,有的時候,規則有可能在某種意義上說也是會激發創新的。就像喬布斯做iPhone的時候,要求厚度體積就是這么大,定死了這個規矩,讓工程設計師們必須要把各種零部件給放進去。如果你做不到,OK,再來、再去試。所以,是不是猶太教的種種規則和以色列的特殊國情,使得以色列人更擅于在艱難的環境、有限制的環境和資源限制中發揮創新力,逼迫他們去設計一種更能激發人的積極性、創造力的機制?

80 柳博|大數金融/大道金服創始人、董事長

坦率地講,之前以色列給我的感覺很神秘,我覺得它很了不起。但是來了以后,反而我作為中國創業者的自信心更強了。因為它的很多創新并不是有天生優越的條件,而是環境逼迫導致它發展成現在這樣子。實際上以色列的教授和創業者心中也有他們自己的悲哀——沒有一個寬廣的國內市場,外部又是強敵環視,導致公司總是做不大,很早就賣掉了等等。這讓我覺得在中國創業更有信心了。

另外,在這次出行過程中,同學之間的交流和了解非常有價值。我能告訴大家我有什么業務需求,大家也會告訴我他真正能提供什么價值,讓我覺得大家之間的合作機會很多。很期待將來還有這樣的機會,能夠跟大家一起繼續互相學習。

1001 殷晉|云智慧CEO

昨天晚上我還在我們公司高管群里跟大家分享了在以色列這幾天的一些感受。第一個感受是想到了創業的初心。就像以色列人在遇到一個新挑戰時,就會回溯歷史,看看前人以什么樣的原則處理。我覺得這跟創業一樣,當公司不斷向前發展的時候,我們也會面臨很多新東西,比如新市場機會、新組織方式、新的管理問題……那么作為CEO,我的決策依據是什么?我想很多時候要回到創業的起點,去問你為什么要做這家公司,才不至于跑偏。從某種程度上說,創業也是一種信仰,要相信并且不斷讓初心澄明。

第二個感受是,這次參訪的很多以色列創業公司,我看到的是,它們選擇了一個方向后,會花很長時間專注在這上面,沒有一個特別快的公司,但是它們都在各自領域里做成了全世界最好的公司。這是我們這一代中國創業者應該學習的地方:能不能真正沉下心來,把我們的產品、技術,突破到在全世界都有一定的核心競爭力的程度?

也就是選擇一個正確的方向、保持耐心,把其他的交給時間。努力去做,將來一定會有很好的結果。

第三,我們應該更有信心比以色列創業公司做得更好。在中國,我們有更大的本地市場,在產品培育階段可以在我們最熟悉的市場去錘煉產品和技術,做大公司規模再考慮海外市場拓展;有更好的融資環境,國內無論是二級市場還是一級市場的PE、VC資源,都比以色列更加豐富;還有更大規模的人才資源和供給,我們最近一年的大學畢業生已經超過820萬人,中國經過這么多年的發展可以較容易地找到企業發展各個階段需要的人才。所以我們沒有理由做得不好。

1002 劉長永|恒安嘉新聯合創始人

我是抱著主動學習的心態來到以色列。為什么呢?因為我感覺瓶頸出現了。以前帶團隊每年做到3~5億時覺得還比較輕松,但現在要做到8~10億時,感覺一下子需要學習的東西還有很多。不是說光有信心就能夠做成,而是要找到方法。

我對“紅杉悅讀會”夏羅默?邁特爾教授的觀點印象很深。他在所著的《創新的天梯》一書里介紹了進行創新性思考時的“推-拉-推”思維方法,事實上就是讓你多維度地考慮一件事的解決方案。而過去則是像盲人摸象,想到哪個點子就是哪個。其實更應該360度地考慮問題,看看到底有多少種方法,然后再去選一個。很可能最合適的方法,就是效率最高的方法。

這次以色列之行,最大的觸動就是以色列人看問題的方式,這些創業公司可以在一個那么窄小的領域里,做出一個很大的規模,這真不容易。而我們經常是面臨太多機會了,每一個機會的市場前景都像是無窮大,覺得自己什么都能干,但就是做不大。

1003 李瀟|磁金融創始合伙人

出行前,我就懷著這樣的期待:想學習世界上最聰明的民族、最聰明的人如何思考;二是通過這次活動更多地與同學們加深了解。現在從效果上看,這兩個目的都很好地實現了。

我感受到的第一點就是猶太人的強烈自信。這可能與一個幾千年顛沛流離的民族歷經的磨難密不可分;這也與創業精神相似——如果認準了方向就堅持去做,相信自己比別人想得更清楚,相信你做的事情是開創性的、公司的價值獨一無二。

第二點是要有定力。有一個關于創業的說法是:跟快比起來,完美不重要。但是如何能在這兩者之間找到平衡?是我們創業者要思考的。這次交流的以色列的創業者們,平均年齡都大概在40歲左右,企業也都做了很長時間,這像極了耶路撒冷,歷經那么多的戰火摧殘、世事滄桑,也都是白駒過隙,耶路撒冷還在往前走。

所以我覺得,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快與慢”,而是你做的是正確的事情。對創業者來說,這是底蘊和定力;對企業來說,這就是核心競爭力和內功。創業,肯定是焦慮的時候比舒坦的時候多,?;械氖焙蟣茸孕判謀锏氖焙蚨?,如果你有足夠的定力,就能在遇到暫時的困難時保持清醒。所以,只要真心喜歡自己正在做的事,即使白天再苦再累,晚上也能夠安心睡覺。

1004 桑文鋒|神策數據CEO

我本人是一個喜歡追本窮源的人,所以是帶著問題來以色列——想看看到底為什么以色列創新這么強?我會把同一個問題問不同的人,從以色列理工學院授課的教授,到參訪企業的CEO,甚至是負責接待我們的學生、公司員工,然后得到不同的答案。

我覺得以色列的創新活力之源,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它的不懼權威文化。以色列人很喜歡問問題,即使是老板安排了任務,下屬也會問問題,這種方式本身就消除了等級感。如果幾個問題之后老板答不上來,那更是沒有了高高在上的權威感。所以這次游學之旅,讓我更加堅信的一點就是要多問問題,不要覺得自己的問題很傻。

1005 常興龍|薪人薪事創始人、CEO

桑文鋒的學習方法是問問題,我的方法是做調研。在以色列的這幾天,除了課上學習的內容、與大家一起的問答交互,我還通過社交軟件成功加了78個本地人“好友”,聊起來的有36個人,深度溝通的有8個人。角色是有選擇的,有在以色列學護理專業的中國學生、有菲律賓籍的護工、有正在服役和己退役的軍人、也有已經工作3年的工程師,這讓我對以色列整個思想教育體系有了另外一層次的理解,了解了一些在這個資源相對匱乏、行為制度相對繁多的國度上可以有這么多創新的本源力量。

這次以色列之行,給我帶來了很大的變化。大家知道,我們“薪人薪事”做的是人力資源系統,研究組織也研究人,知道一個組織的難點和痛點往往就是人的思想統戰,認知和行為統一。我之前跟不同的CEO聊,發現多數是研究并選擇一套先進管理制度,如華為狼性、阿里鐵軍等,然后在此基礎上建立一套看似很科學的、大都由條例和制度組成的管理框架,要求大家在這個框架下規范地做事,以驅動公司發展。但這次我意識到了,一個國家或者企業要想繁榮發達,這種設計可能在本質上有些問題,因為大多數人都很難貼合這種沒有本源思想的體系、故意設計出來的“科學的”框架,也因此公司就變得越來越難以管理,制度經常修補以適應發展,凝聚力也越來越松散。并且在發展過程中,這種過度設計的框架沒有自我修正和改進機制,效率越來越低,自我進化很慢。

以色列不是這樣。它不是強迫人去朝一個設計過的管理框架去做,而是先建立一個有自己本源思想的信仰體系,然后吸引認同這套思想體系的人進來,框架是后來生成的東西,比如建立在此之上的教育體系和創新體系。這個思想體系建立和吸納成員的過程本身就是思辨的過程、同化的過程,他們允許任何底層人員問問題、來爭辯,有思想深度地挑戰每個地方的合理性,這不僅僅讓思想體系逐漸更完善成熟,而且這本身也是一個接納吸收,思想高度統一的反復迭代過程。因而在思想建立伊始,組織任何一個成員吸納過程中,就己經對世界觀和方法論、客觀認知規范達成了高度一致,他們會集體遵守某些行為準則,又能完全屏蔽這個體系外的“干擾”。比如安息日不接電話、奶和肉不同桌等,我們不能理解,他們就是默認準則。

所以,一但成員加入后,反而不必再強行教化什么,也不必在遵守這樣那樣的規范上浪費大量的時間,這就使得這個組織中的所有人能夠把精力集中到做事的正能量方向上,因此而高產,因此而大量創新。我覺得這對建立更有生命力的公司和組織有極強參考價值。

1006 錢晟磊|網筑集團聯合創始人、COO

以色列之行是擴展認知邊界的旅程,特別是對耶路撒冷的探尋,讓我深刻理解到,猶太人文化的形成是基于三千多年的生存環境變遷,其今天的文化和行為習慣與他的生存狀態達到了高度匹配。

基于自身數面環敵、人口稀少、資源短缺等獨特的生存環境,以色列創業公司從一開始就面向一個全球化的市??;同時通過高科技對市場需求單點深度突破。這形成了以色列創業公司獨特的思維方式,這對我們中國創業者有很多的借鑒,如果能結合中國的特殊環境,對我們目前的事業會有巨大提升。

1007 常東亮|摩貝CEO

“耶魯-紅杉領導力中心”組織的這次以色列游學之旅,我認為是目前國內整個創業體系里面非常棒的項目,實在是應該鼓勵更多的人到以色列和其它國家走一走,絕對超出期望值。

這次游學讓我反思自己,在很多點上的聚焦和深度還不夠。而以色列正是因為缺乏很多天然的資源和條件,反而在某些點上琢磨得特別深,才容易破局、破掉它。如果把整個以色列國家看成是一個公司的話,你會品出非常多的味道:它也是一個面向企業級服務市場的公司;雖然人口少,卻能夠培養出這么多頂尖人才,能夠涌現這么多優秀的創業公司,能夠在高科技方面有這么多創新,這種體系性設計很了不起。

1008 周逵|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合伙人

我帶著滿滿的好奇心來到以色列,和大家分享這幾天的體會。

第一是感懷之心。對比一下以色列的民族苦難和建國艱辛,這里的創業者沒有安全感、沒有本土市場,所以許多模式和服務創新不屬于他們,他們要在最好的時候把自己的公司賣掉。相比之下我們還是挺幸運的,我們有深厚完整的文化底蘊和本國廣大的市場,有好的時代和好的發展機遇,我們得好好珍惜好好干。當然,要知道“條件好”和“會成功”是兩回事,以色列就是一個例子。

第二是保持一個健康、正能量的心態。每個人來到這個世界上,就像一粒種子落在不同的地上發芽,成長的過程中難免有這樣那樣的“扭曲”,我們看到的這個以色列老人是他們民族精神的一個縮影,她即使活到80歲,也還在積極生活、快樂地學習,甚至認真地工作。在死海旁邊也能建出鮮花盛開的家園,心沒老好像人就沒老。我覺得健康心態是可以自己選擇的。每人都不斷地伸手去摘果子,苦的甜的都能夠得著,關鍵是你想朝哪個方向去摘。

第三,來到以色列耶路撒冷,揣著好奇心體會歷史。我的一個感受是,當我們天天在談論未來、預測下一個風口在哪兒、人工智能將會如何改變世界的時候,也不妨花點時間追溯歷史,看看過去,看看地球上別人是怎么活的,別的民族幾十年百年甚至千年的路是怎么走的,出什么大事了怎么演變過來的,這樣除了變得更智能之外,我們也會變得更智慧一些。

還有一點就是學習的目的性,以前學習多是認為有用才去學,為了事業、為了工作、為了搞定什么事,其實這樣的學習視野還是太窄了。我們這群人都是主動創業者,相對而言能力不是短板,但是視野很容易形成短板。缺什么就愿補什么,但不知道缺什么也是常態。所以要開放地,廣泛地學習,而且不能太急躁。慢一些靜一些,可能更有覺悟。

與大家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