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ry. This page is not yet translated.

涓冩槦褰?305鏈熷ご:紅杉×強生,聚焦全球醫療健康的“最強對話”|Great Causes

baner

2018 年 4 月舉辦的紅杉資本全球 LP 年會可謂是一次盛大的全球慈善家峰會。與會嘉賓對中國今天取得的成績和重要地位紛紛表示贊同。時隔 8 年,LP 年會再回中國舉辦也充分印證了這一點?;嶸?,我們對三位來自不同基金會的 LP 進行了專訪。

在上期訪談中,我們了解了致力于推動社會進步、減少世界不平等的福特基金會對投資的看法,福特基金會副會長、首席投資官 Eric Doppstadt 也分享了福特基金會與紅杉資本在長達 45 年合作中的趣事。

紅杉資本的全球 LP(有限合伙人)名單可以說是一份美國慈善基金會名冊,福特基金會、羅伯特?伍德?強生基金會、威廉與佛洛拉?休利特基金會、默多克慈善信托基金會、洛克菲勒基金會、威康信托基金會、麻省理工學院、哈佛大學等美國知名私人公益基金會和大學基金皆為投資人,占 LP 總數的 80% 以上。

本期訪談,紅杉中國合伙人浦曉燕與羅伯特?伍德?強生基金會私募投資董事總經理 Michael E. Aswad 探討了醫療和公共健康領域等問題,羅伯特?伍德?強生基金會遇到了哪些挑戰?如何看待科技創新?風險投資機構在基金會的合作伙伴中扮演什么角色?且聽 Michael E. Aswad 為我們一一解答。

Sequoia LP Meeting Beijing?China ? 2018

浦曉燕:我相信這肯定不是您首次來到中國,對嗎?

Michael E. Aswad:我們的團隊經常來亞洲,特別是中國,每年大約三到四次。我們基金會在中國的項目總體規模很大,也比較成熟。事實上,中國是我們的第二大市場,僅次于美國。

我們基金目前的規模是 110 億美元,2017 年我們的項目資助和運營總支出約 5 億美元。按照資產規模計算,我們是美國前五大的基金會。

浦曉燕:你們專注于醫療和公共健康?

Michael E. Aswad:我們的使命是通過倡導健康生活和健康文化,提高美國人的健康品質、改善醫療保健水平。我們奮斗的目標,就是讓健康成為核心價值,在美國創建健康文化。

浦曉燕:請問你們如何發現解決方案來應對急迫的健康挑戰?基金會是否關注社會、經濟和文化等上游因素?

Michael E. Aswad:我認為我們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是如何解決健康公平的問題。你剛才說的很對,有一些經濟、文化和社會環境因素會導致不平等,醫療服務的可及程度和質量都參差不齊,這種現象在美國很多社區都存在。我們聚焦在產生效果的領域工作,讓不同的社區都可以獲得可及的、高質量的醫療服務,并實現從出生到生命結束的全周期覆蓋。我們基金會已經成立 46 年了,在很多領域取得了巨大進步,但是還有很多工作需要做。

浦曉燕:你們致力于推動健康文化,尤其是在改變兒童肥胖方面卓有成效。能否介紹一些這方面的情況?

Michael E. Aswad:是的,我們目前正在第二個五年項目中期,這個項目投入 5 億美元,關注兒童肥胖問題。我們幾年前完成了第一個五年項目,旨在發現導致兒童肥胖的根源。最終我們發現兒童肥胖的原因很簡單,就是飲食品種和活動水平問題,所以美國兒童肥胖的趨勢在過去幾十年一直穩步上升。我們在實施第一個五年項目的時候,希望能夠減緩兒童肥胖癥上升的趨勢,進而停止兒童肥胖者數量的增長。

我很高興地宣布這個消息,在第二個五年計劃期間,我們已經實現了這個目標,實際上我們看到兒童肥胖癥的上升趨勢已經減緩甚至開始下降。兒童肥胖的情況已經開始在美國減少,一部分原因在于我們與州、地方和聯邦政府以及部分當地機構建立合作,做了一些工作,例如讓學校重新實行課間休息等。希望未來 10 到 15 年,我們能在降低美國兒童肥胖問題上取得更多進展。

我們基金會的 300 多位同事每天都非常努力,希望用我們的工作切實改善所有美國人的健康和醫療狀況。

1010

浦曉燕:作為專注健康問題的基金會,你們怎么看待科技創新?有沒有增加對生命科學行業的關注或支持?

Michael E. Aswad:純粹從投資角度來看,中國和全球各國都在生命科學領域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致力于各種疾病的早期檢測和治療,這非常棒。如果你想想過去 20 年發生的事,現在科學家、醫生和研究人員有能力確定人體內的疾病路徑、具體病因以及疾病和其他病痛發展和導致問題的具體方式。過去都只是找到相關性,現在研究重點都進入了具體路徑、具體受體和治療方法的階段,不論是大分子或小分子藥,還是具體定制的藥品。

我認為“革命”這個詞已經不足以形容我們目前所見的進展。具體到中國,這里有大量創新,幾乎每個跨國醫藥和生命科學公司都在中國投入了大量的研發資源,這是令人驚奇的突破。我認為這是令人嘆為觀止的趨勢,希望能繼續發展下去,這將使美國和全世界都受益。

浦曉燕:生命科學項目在基金會的項目資助中占多大比重?

Michael E. Aswad:我們的資助專注于各種領域,可能是通過全美護士學校給有志向從業的學生提供獎學金,來解決護士短缺問題。與之類似,我們也關注普通醫師和醫學博士的短缺,也會涉及政策問題。我們在給美國一些被稱為“食品沙漠”的地區進行資助,那里盛行便宜的高卡路里、低營養的食品。我們資助建立了新的超市,服務于當地居民。我們已經做了大量工作來確定和測量全國各地的健康結果差異。

浦曉燕:像紅杉這樣的風險投資機構在基金會的合作伙伴中扮演什么樣的角色?

Michael E. Aswad:紅杉是我們十年來最大的合作伙伴,雙方的關系建立可以追溯到大約 20 年前。我們發現,紅杉在全球都是非常好的合作伙伴。我們攜手在美國、中國、印度、以色列等地區都開展了投資,在這方面,我們非常感謝紅杉團隊的努力和精彩的表現。所有的創始人、企業家以及他們的團隊都功不可沒。正是由于他們的成功,基金會的 300 人團隊才能在幾十年間從事這項偉大的工作。我們基金會從紅杉獲得的資源價值少則幾千萬,多則數億美元,當然這也是創始人努力工作和創造價值的結果。這一切給美國人民帶來不可估量的效果和影響。

浦曉燕:在選擇風險投資機構合作時,你們主要的考慮或標準是什么?

Michael E. Aswad:對我們而言,就是三點——業績、契合度和聲譽,而且這三者很難排出優先級。

首先,如我剛剛提到的,我們要感謝紅杉及其團隊的出色業績,感謝他們與很多創業者和企業家共同取得的成功。

第二是契合度,紅杉尊重并理解我們的使命,而且擅長推動成功。紅杉的成功可以轉化為我們基金追求使命的能力。

最后是聲譽,紅杉是家具有高道德標準、正直并且備受尊重的組織,我們深表欽佩。在任何情況下,和什么樣的機構合作直接決定了外界對我們的評價。我們很高興,能夠擁有紅杉這樣尊重并且支持基金會使命的合作伙伴。

浦曉燕:好的,謝謝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