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ry. This page is not yet translated.

娴峰崡涓冩槦褰╀俊瑾夋姇娉?推想科技陳寬:推動所有醫生向“智醫”進化 | 原創特稿

當AI每天如颶風般地沖擊著你的想象時,有遠見的醫院是否已經開始摘取AI低枝的果實?因為,這一領域的發展比預想來得更快。無論怎樣,AI的商業落地必須切實可行。

成立僅2年時間,推想科技已成為國內第一家形成臨床應用的深度醫學人工智能公司,在與日俱增的醫療影像分析需求與放射科醫師數量不足這對激烈的矛盾之間,提供最優解決方案,成為醫生的“第二雙眼睛”。

推想科技趕上了好時候。人工智能在金融、醫療和制造等領域的應用正在迅速增長,全球 AI 風險投資從2012年的5.89億美元增長到2016年的50多億美元。麥肯錫估計,到2025年,AI 應用的總市場將達到1270億美元。

2015年3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印發全國醫療衛生服務體系規劃綱要(2015年—2020年)》,提出開展健康中國云服務計劃,積極應用移動互聯網、物聯網、云計算、可穿戴設備等新技術,推動惠及全民的健康信息服務和智慧醫療服務,推動健康大數據的應用。從百度健康云、騰訊微信醫療到阿里“未來醫院”,BAT三巨頭都希望爭食甚至引領這個大市場的互聯網變革。IDC預測,國內醫療信息化解決方案市場在2012年至2016年的年復合增長率達到14.3%,未來這一市場有望超300億元。

賽道已鋪就,選手已起跑。今年1月,推想科技獲得紅杉資本中國基金(以下簡稱“紅杉中國”)與廣發證券聯合領投的A輪5000萬元投資。在其背后,體現了紅杉對于AI應用市場未來圖景的思考,紅杉中國合伙人計越說:“我非??春肁I在醫療領域的應用,因為從實際出發,AI可以助力醫生進行更準確的判斷,擴大診療能力,提供更好的醫療服務。以推想的產品為例,一個優秀的放射科醫生可能需要十年以上的培訓、行業積累,才能對病患的影像圖片做出準確的判斷。但對于機器而言,從邏輯上通過大量算法訓練是可以達到和超過人類讀片的能力。而且機器學習的能力是無止境的,將來一定會遠超人類。另外,由于中國目前存在醫患供需不足的矛盾,而AI是可以24小時不知疲倦地工作的,成為醫生的好助手,大幅度降低醫生的疲勞,從而避免出現誤診、漏診的情況,真正實現精準醫療 ?!?/p>

5月2日,在“推想科技:人工智能精準醫療平臺”發布會上,推想科技在國內率先推出了智能X線輔助篩查產品、智能CT輔助篩查產品和深度學習科研平臺。創始人陳寬借用《未來簡史》一書的主題描繪了推想科技的愿景,他說:“人類的進化過程,就是從人到智人,再到超人,人類會使用各種手段來提升工作效率。而推想科技的使命,就是在智能化的浪潮當中,希望幫助所有醫生從‘醫’進化成‘智醫’?!?/p>

中華放射學會副主任委員、上海長征醫院放射科主任劉士遠評價說:“推想科技的人工智能精準醫療平臺就像是影像科醫生的助手,能夠降低犯低級錯誤的概率,提高醫生的工作效率和工作質量,給予醫生更多便利,這是人工智能+醫療的未來應用的必然方向之一?!?/p>

先找到“釘子”再說

“前一天剛參加完硅谷的創業比賽,后一天便匆忙飛回學校聽諾貝爾獎得主講課?!筆奔浠氐?年前,彼時,正在芝加哥大學就讀經濟金融雙博士的陳寬就是一個“不安分的學生”和“創業愛好者”,師從兩位經濟學諾貝爾獎教授赫克曼(James Heckman)和漢森(Lars Hansen)。但非計算機專業的陳寬卻很早就對人工智能技術著了迷,2012年,他和朋友合作,根據Twitter上網民發布的狀態數據,用機器學習模型成功預測了奧巴馬的連任?;刮撕芏嗝教逕廈?,愿意購買他們的成果。

而在當時,人工智能已經在美國金融行業試水,2013年,超過70%的美國二級市場交易已經由計算機自動完成,嗅覺敏銳的陳寬很快意識到人工智能在其他傳統領域的想象空間?!澳鞘敝瘓醯煤猛?,但已經很確定一點:即便我讀完博士還是要往創業的方向走,雖然不清楚到底要做什么?!背濾?。

與許多長期游走在學術圈里的“技術男”不同,陳寬自始至終都對技術保持著清醒的認識,他最擔心的就是“拿著錘子找釘子”——人工智能確實厲害,但人工智能必須要與某一具體問題結合才有用,他不想讓自己陷入“我的技術天下無敵,但什么問題都解決不了”的怪圈。

為了弄清楚市場真正的需求,2014年,尚未畢業的陳寬趁著暑假回到國內,開始在各行業間游走。他抱著一臺蘋果電腦,四處向人展示Demo,“什么行業都有,安保、金融、農業,見了很多公司老總,聽了他們的各種想法,發現問題后就繼續去挖掘”。

就在暑假即將結束的時候,陳寬在深圳的一次閉門會議上邂逅了一位放射科醫生,后者對陳寬的智能算法、圖像識別模型產生了濃厚興趣:“你這個技術能否做成醫療影像的輔助診斷產品?”無獨有偶,4個月后,一家大型醫院信息部門的高層也表達了相同的意向。Why not?陳寬隨后又做了多方調查,市場的需求得到進一步證實。

“釘子”被找到了。

從宏觀數據來看,我國醫學影像數據的年增長率約為30%,而放射科醫師數量的年增長率僅僅約為4.1%。放射科醫師數量增長遠不及影像數據增長,意味著放射科醫師的工作壓力越來越大,超出正常負荷——超過50%的放射科醫生工作時間在8小時以上,20.6%的醫生每日平均工作時間超過10個小時。如何通過人工智能的技術,結合國內的大數據,替代醫生繁重的重復工作,緩解醫療資源不足的問題,陳寬有信心。

“住到醫院去”

在2015年初的中國,醫療行業對人工智能和深度學習的討論并不多,大部分醫院對新技術雖然抱有興趣卻不愿投入精力。在這樣的大背景下,陳寬創業初期的道路并不順暢,如何教育市場、說服醫院成了擺在眼前的難題,經常被醫生掃地出門,“有些醫院沒聽說過這些技術,還有醫院采購了國外的輔助診斷設備,但因為準確率低,閑置一旁不使用”。

同時,非醫療背景的陳寬和其創業伙伴也意識到,必須沉浸到醫生的日常工作流程中,了解其真實的痛點、需求,才能夠真正讓技術轉化為生產力。

一個人,一只包,奔波數月,陳寬跑了北上廣及多個省會城市里近30家醫院。如果碰到對此感興趣的醫生,他就在醫院附近找個賓館直接住下,一大早跑去接著聊。功夫不負有心人,2015年4月,陳寬成功說服了推想科技的第一家合作伙伴——四川省人民醫院。

“當時我們團隊兩三個人全部進入到了這家醫院當中,在醫院旁邊租了一個特別破的公寓,每天跟醫生一起上班,一起加班,一起去食堂吃飯,跟大家打成一片,解決醫院IT系統出現的問題.......假期的時候,大家都在放假,醫院的急診其實還繼續開著,我們就跟著醫生一起在加班?!背驢砘匾?。

這段沉浸經歷十分重要,讓陳寬團隊真正深入到客戶需求的場景中,并探索出如何讓人工智能技術在傳統、保守,同時特別注重安全和隱私的醫院 IT 環境里生根發芽。對醫學原本一竅不通的他也成了放射科的“老大夫”。

多虧了AlphaGo去年戰勝人類圍棋高手的一系列勝利,讓人工智能和深度學習的概念逐漸走進大眾視野,許多醫院開始認真審視人工智能技術。推想科技穩步擴大合作醫院的名單數量,截至目前,已與北京協和、武漢同濟、上海長征、大連中山等20多家三甲醫院開展了深度合作。

“充滿朝氣和干勁?!閉饈墻衲?7歲的中華放射學會候任主任委員、北京協和醫院放射科主任金征宇對陳寬的第一印象,在他看來,“想要做成功的AI公司,必須像陳寬一樣走進去,去和醫生、醫院結合,到基層去看實際的需求。只在辦公室里‘畫大餅’,對社會一點用都沒有”。

從半小時到5秒鐘

人工智能并不是第一個被應用于放射科輔助診斷的技術。早在上世紀60年代,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就研發了CAD(計算機輔助診斷)技術。受制于計算機硬件的發展水平,直到上世紀90年代,CAD在國內醫院進行推廣時的效率和準確率依然很低,無法滿足放射科的日常需要。

“我們每天進行影像檢查的人有好幾千……比如說胸部 CT , 一個病人至少要200甚至300多張圖片,一張圖看3秒,一個病人起碼要十幾分鐘到半個小時?!被鋅萍即笱靡窖г焊絞敉靡皆悍派淇浦魅蝸睦杳鶻淌謁?,“國內的放射科醫生很苦,早上8點上班,忙到晚上10點還在寫診斷報告。中午很多人都是一邊吃盒飯,一邊看片子?!?/p>

推想科技來了。從去年5月開始,推想科技的AI-DR和AI-CT兩款產品應用到了夏教授所在的放射科日常工作中,成為放射科醫生的“第二雙眼”?!暗筆笨戳?1萬張的X光片,3000多份CT,X光片找到病灶的正確率超過92%,CT超過95%,時間由近半小時縮短至5秒?!畢睦杳鶻檣?。

夏教授提到的AI-DR是推想科技的第一款產品,也是使用最為頻繁的一個,即X光的智能輔助診斷。因X光能夠呈現出的信息量較少,導致很多癥狀在X光中反映的并不清晰,而AI-DR可以識別出其中相對疑難的癥象,輔助醫生完成下一步診斷?!疤乇鶚嵌云兜厙?、缺少好的放射科醫生的醫院來說,這可以極大提升診斷效率和結果?!背驢硭?。

CT的優勢是成像清晰——它最終能夠呈現出一個三維圖像,醫生可以看到各種不易發現的癥象,但也意味著醫生工作量的增加。一般來說,對正常肺部進行1.25毫米掃描后,將生成250-300張影像,醫生需要從左至右、從上至下反復拖動圖像,平均每張需要查看三到四次,耗時在15-30分鐘。而AI-CT使得這一過程縮短至幾秒鐘內?!霸謔導實腃T成像中,有一些結節是非常淡、非常小的,就像在晚上看天邊的一朵云,非常容易看漏,但它恰恰又是惡性率非常高的結節。AI-CT可以幫助醫生快速、準確的找到肺部的這一癥象?!背驢硭?。

除了這兩款產品外,推想科技還推出了一款名為AI-Scholar產品,旨在幫助醫生一鍵完成深度學習的建模,那些原本需要寫幾萬行代碼的程序,現在可以直接通過鼠標點擊完成。這意味著即便是對人工智能一竅不通的醫生,也能夠參與到深度學習的建模過程,進而優化深度學習在臨床當中的應用。

以這三款產品為基礎,推想科技也在繼續著他們的“取經之路”?!八牽ㄍ葡肟萍跡└粢歡問奔渚突嵊胛頤墻渙饗敕?,”夏黎明說,“他們在逐步實現我們的這些想法,讓產品不斷的完善?!?/p>

從.net到.AI

對于一直在積極布局人工智能領域的紅杉中國來說,推想科技是理想的投資對象之一。今年1月,紅杉中國成為推想科技的A輪領投方?!昂焐嫉姆綹窈臀頤嗆芟?,行動力非常強。另外,對于承諾的事情無論如何都會按時完成,這跟我們公司的風格又完全一樣。我們很清楚,紅杉中國是與我們風格最為吻合的?!痹諤訃壩牒焐賈泄暮獻魘?,陳寬說。同時,紅杉在醫療板塊的品牌形象也對推想科技的業務有所助力?!昂芏啻笠皆憾繼倒焐賈泄?,在醫療圈子里知名度比較高,這使我們和專家之間的溝通容易了許多?!?

資本讓創業加速。未來,推想科技希望能夠整合各方渠道資源,實現從硬件、軟件到人工智能技術的深度合作,進一步提升臨床診斷的效率和準確率,甚至改善醫生的工作、生活質量。在滿足胸部放射的垂直需求之后,目前推想科技已搭建完成針對腦部、腹部、骨頭等其它部位的影像診斷模型?!暗蔽頤怯辛誦夭空鋃系木?、渠道和體系之后,希望能讓業務進行快速復制,這是我們未來一年的基本戰略?!背驢硭?。

陳寬對推想科技的邊界有著清晰的界定。人工智能技術再進步,也不可能代替醫生做診斷,而只是扮演醫生的助手,把醫生從繁瑣、重復的環節中解放出來。從某種程度上說,盧德主義者可以放心了——人工智能并不是非此即彼地替換人類的工作崗位,而是通過人機結合,提升效率、改善結果。這正是推想科技所投身的這個時代創新的洪流:在過去20多年里,.net重塑了傳統行業的風貌后,接下來,將是.AI再次改寫所有行業的底層操作系統,并成為驅動引擎。

“我其實希望最終大家忘掉我們這個公司的存在,推想科技變成了隱身幕后的智慧醫療解決方案的一部分,就像我們現在去醫院看病,不會專門提到放射科里有一個CT機、X光機一樣。但只要全世界的影像診斷需求還存在,我們都能提供一種人工智能的方法去輔助醫生更準確、更快速的完成,這就是我們的一個愿景?!背驢碓誚郵堋負焐薊恪共煞米詈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