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ry. This page is not yet translated.

涓浗浣撳僵涓冩槦褰╁紑濂?紅杉資本顧翠萍:死磕、不糾結和百分百投入 | 紅杉七問之談

touzirenshuo 紅杉資本的“七問之談”(Seven Questions WITH),通過7個簡單的問題,探尋創業路上的成功密碼。被訪者均為紅杉資本投資人及成員企業創始人、CEO,在他們的奮斗道路上,收獲了哪些經驗?關于創業路上的諸多問題,你或許能在這里找到自己的答案。

本期嘉賓是紅杉資本中國基金董事總經理顧翠萍。從上海交通大學生物化學與分子生物學博士,到知名藥企研發中心項目經理,再到投資人,她走出了一條跨界的職業發展道路。她說這一切純屬“機緣巧合”,因為“覺得挺好玩的,就想試一試”。作為一位對新鮮事物天然保有好奇心的女性投資人,她拒絕在選擇面前過度糾結,而更愿意在工作中全情投入,活出精彩。

在今天的紅杉七問中,她分享了自己快速判斷的投資經驗,以及如何通過一個簡單的好習慣讓工作質量和效率大大提升。

在本文中,她將與我們分享以下思考: ? 每天工作的驅動力是什么? ? 作為投資人,面臨行業中大量的不確定性,會有很焦慮的時候嗎? ? 有什么工作和生活上的習慣是你希望推薦給別人的? ? 你覺得自己身上有怎樣的特質,這種特質從何而來? ? 創業者的哪些特質最能打動你? ? 最近有什么讓你感到興奮的事情? ? 平時看什么書?

gucuiping Q1 我覺得好奇心是我最大的驅動力。

我一直都對各種科技創新或新鮮事物非常感興趣,并熱衷于打破沙鍋問到底地去鉆研,這可能也和我的背景有關。以前我做研發,那時一旦知道某個領域或某個細分行業出現了新的技術、項目,我會非常興奮,一定會去把它是怎么來的、為什么會有用、未來能有什么樣的應用這些來龍去脈都搞清楚。

我很享受在好奇心驅動下馬上行動了解新事物的過程。有朋友說我像“科學界的度娘”,有時候我們在飯桌上聊起什么新東西吸引了我,我當下就要搜索查詢,希望能馬上搞清楚,但并不一定追求積累多少知識、達到什么境界。

如果對比來看,以前做研發會更多地專注于一個問題深入地研究,而現在做投資,在人、技術、行業方向、未來趨勢等各個方面都有太多新鮮事物,讓我既可以在橫向維度上拓寬視野進行廣泛研究,也可以在縱向維度上深入挖掘。

這種探索是無止境的,只有保持強烈的好奇心和商業上的敏感,才能更好地研究創新項目和行業發展趨勢。

投資的這種工作特性和我的個性非常match。所以有朋友問我,從做研發轉到做投資,有沒有后悔過?答案很簡單,我從沒后悔過,我非常enjoy現在做投資人的工作。

Q2 基本不會,我在性格上比較豁達,團隊同事經常說我有點佛系。因為隨著經驗的積累,回頭來看其實很多項目我都會有自己的判斷。

的確,做投資,尤其做早期投資,技術的不確定性、人的不確定性等等影響因素太多了,這很正常。

而風險投資就是在不確定性中想辦法去把握風險和管理其結果。我們需要理性分析,哪些風險確實是不可控的,哪些風險是你愿意承?;蛘咚的憧梢猿械5?,哪些風險是可以找到方法規避的,這些都要自己去衡量。

我有時候會給自己做“底線測試”——如果最壞的情況發生,你還愿意投這個項目嗎?或者你有應對的辦法嗎?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比如還有另外一塊業務能夠支撐,或者說這個團隊很強,即使出現問題也可能東山再起,那就可以投。

用這樣的邏輯來推動,形成一套方法論,就可以讓自己在不確定性中不那么緊張和焦慮。

Q3 我覺得有兩點:一個時間管理,另一個是做筆記。

? 時間管理

首先就要保證健康的作息。我會有意識地保障充足的睡眠時間,一般晚上到一定的時間,我就會去休息。一旦休息的時間確定了,一天后續的時間安排都會變得有據可依。

規律的作息時間幫我形成了良好的生物鐘,讓我能很快進入深度睡眠。有時候因為時差,或者晚上要訪談國外專家等忙到比較晚,但即使睡前在做高強度的工作,工作一結束,我也能很快調整進入睡眠狀態。

這能很好地保障我白天的工作狀態。我們經?;嵩諞惶炷諏?、談項目或者開會,但我基本都能保持精力充沛。

另外早上的時間應該充分利用,9點到10點是一天中大腦最高效的時候。在這個時間段,我通?;嶙鲆徽斕娜粘坦婊?,思考關鍵問題和棘手事件。如果下午有重要會議,在那個時間段我會好好地把關鍵點過一遍,理清思路。

? 做筆記

無論是內部團隊會議、與項目公司管理層的會議,還是做訪談,我都會做筆記。這是我從第一份工作開始就養成的習慣。那時候我做研發,在項目的不同階段涉及不同方面的人和事,需要記的東西很多,尤其還要確保重要時間點和數字的準確性,比如在某個時間點需要交割什么東西。這些不能僅依賴記憶力,因此我會把筆記做得很細致和清晰。

這是一個至今讓我受益匪淺的好習慣。無論是開會還是做訪談我從不錄音,因為我的筆記通常已經很細致和全面。在記錄的過程中我會思考,提煉出重點,并進行總結和歸納,這能極大提高工作質量和效率。一些重要的會議,會后我會自己先整理一遍筆記,然后share給團隊,讓更多人受益。

我做筆記習慣的養成得益于我大學的第二專業。上大學時,我的第一專業是生物學,第二專業是英語。當時因為對英語學習比較好奇,就開始系統學習,后來還參加了上海高級口譯的培訓。有一年暑假,我還去做過同傳。雖然這個技能可能現在退步了,但做筆記的習慣還是保留了下來。

其實人生的每一步都是有價值的。你付出的努力、所學的知識和技能,在當時看來可能沒那么有用,但未來或許到了人生的某一個階段,它們的價值就會體現出來,讓你從中受益。

Q4 全情投入和不糾結。

對我感興趣的東西、認準的東西,我會愿意投入大量的時間和精力。有些事可能有人認為做到70分就能夠交差了,但我還是要盡最大努力做到最好。

我以前的同事說,沒想到你以前做研發做得不錯,后來做投資也能做得挺好。其實,無論在哪一個階段,從事什么行業,做什么工作,我都會百分百地投入,盡力把工作做到最好。

這大概來自我家庭的熏陶。我生在一個普通家庭,父母都是工薪階層,他們用自己勤勞的雙手,創造了現在的生活。包括我奶奶也會經常跟我說,每個人都要靠自己的努力創造價值,一點一點地積累,改善自己的生活。家庭這種每個人都很努力的氛圍,確實對我產生了比較大的影響。

我另外一個特質就是不糾結。從科研領域轉行到投資領域,當時我并沒有提前規劃過,純屬機緣巧合。在我做研發時,一個做投資的朋友經常來找我,問一些關于藥或者技術方面的專業問題。他每次來問的問題都不一樣,總有一些新東西,讓我覺得做投資和做科研完全不一樣,很有意思。正好有一個機會可以去做投資,我就此轉了行。

當時沒怎么糾結,也沒有因為自己要進入一個新行業,對可能面對的風險和不可控因素感到特別擔心。我做事的風格就是不會瞻前顧后,一旦做出決定就不后悔。

人生就這么一輩子,走哪一條路都可能過得精彩,沒必要糾結。選了這條路,就走下取。

不糾結也是投資人的一種能力。因為我們看的項目太多,而自己的時間和精力有限,所以必須快速做出篩選和判斷。也許會因此錯過一些機會,但只有這種高效的判斷方式,才能抓住更關鍵的東西。

Q5 決心和毅力。

創業者的性格各有不同,但據我觀察,能成功走出來的創業者都是目標明確且有“死磕精神”的,他們都有把一件事一定做成的決心和毅力。

創業是一條很艱難的路,能走到最后的,一定是內驅力很強的人。

如果做到第幾輪融資,遇到比較大的困難時就退了,“干不下去就解散吧”,或者“再去干點別的吧”,這樣就很難有大的成功。

Q6 我們投了一家制藥公司,用生物物理技術與計算機技術結合來輔助新藥開發。很多人會懷疑,通過計算和模擬出來的結果在現實生活中能有效嗎?不久前,這家公司的CEO到上海來找我時說,他們開發的新藥在動物試驗中效果很好。我一聽到就覺得特別興奮,既為這個公司取得的成果而開心,也為又一次制藥技術上的進步而振奮。所以,我們還是要擁抱新技術,相信新技術能夠帶給我們新驚喜。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開發一種孤兒藥(孤兒藥又稱為罕見病藥,用于預防、治療、診斷罕見病的藥品,具有患病人群少、市場需求少、研發成本高的特點),用于特發性肺纖維化的治療。那時候我們在醫院看到一些病人,最終因為無法呼吸痛苦地離世,讓我感觸很深。一個醫藥產品從開發到投放市場,中間可能要幾年甚至十幾年的過程,但堅持下來,就可能幫助一個個鮮活的生命,這是一件特別溫暖、特別讓人有成就感的事情。

沒有什么比生命更有價值,但生命其實很脆弱。所以,我們投資的開發腫瘤藥物的企業,當它研發的藥物用在晚期腫瘤患者身上呈現出了很好的療效的時候,我就會特別開心。

把公司做成功、獲得投資回報是衡量我們工作成就的一個維度,但從更深層次來看,治病救人、真正讓病人受益,這本身就是一件特別偉大、特別值得去做的事情。

Q7 看書是我工作之余為數不多的愛好之一,我比較喜歡硬核科技和歷史結合的類型。

我最近看的是《基因傳》,這本書很淺顯易懂,它從現代遺傳學之父孟德爾講起,把很多理論性的知識從歷史的角度串了起來。盡管我是生物專業的,很多知識都在學校學過,但仍然覺得特別有意思。

之前剛看完的是《顏色的故事》,這本書講赤橙黃綠青藍紫等不同顏色的歷史起源和變遷,很多顏色都是從昆蟲、植物中提取出來的。比如,書里介紹了最適合描繪深遠天空的顏料是群青,它來自阿富汗北部山區開采的青金石,是一種藍中帶紫閃著點點金光的石頭。在講述青金石時書里還結合了阿富汗的歷史事件,讓我很受觸動。

嚴歌苓和莫言等現代作家的書我也看過不少。在不同的階段我會對不同的作家感興趣,可能會一段時間內集中看一個作家的四五本書。對于特別喜歡的書或者段落我會反復閱讀,所以我讀書的速度不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