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ry. This page is not yet translated.

7鏄熷僵寮€濂栧彿鐮?AI時代,中國的首席財務官需要如何改變|紅杉2017CFO峰會今日開啟

創業公司的首席財務官(CFO)應該具備什么樣的能力?

紅杉資本全球執行合伙人沈南鵬先生曾分享過他的看法:作為一位創業企業CFO,不僅要算清楚財務賬,管理好現金流,更重要的是配合CEO制定公司戰略布局。這要求CFO對公司業務有著非常深刻的理解,還要能運用量化手段分析公司商業模式的優劣,并尋求解決方案。

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始終在成長的道路上攜手被投企業一路前行,為被投企業建立更加專業的交流平臺。為了最大限度滿足不同被投企業的需求,我們除了舉辦一系列創業企業財務人員的交流及培訓課程之外,還連續6年舉辦首席財務官年度峰會。

今年,紅杉CFO峰會將以“謀遠前行,助力發展”為主題,于2017年9月15-16日在北京舉辦。在深入了解初創公司的需求后,我們結合時下熱點問題,邀請了紅杉多位合伙人和京東首席財務官,以及來自國楓律所、摩根律所、普華稅務、匯豐銀行、招商銀行的一線專家,共同探討CFO如何成為CEO的戰略伙伴、董事會看財務、A股IPO、赴美上市、稅改、金融高科技以及跨境資金管理等問題。

在本次峰會議題中,金融高科技是全球關注的熱點問題。自動化和人工智能的發展帶來的一個福音是:CFO可以借助金融高科技,更精準高效的完成例行工作,將更多精力投入到關鍵的戰略決策方面,為CEO出謀劃策,為企業高速發展提供支持。

作為本次峰會的話題延展,我們也展開了進一步的探討:在愈加強烈的“機器換人”趨勢下,CFO如何更好地發揮自己的勢能?

就上述問題,麥肯錫全球董事合伙人容覺生在日前發表的署名文章中談到,CFO們需要考慮未來自己真正的任務了:采用新工具和新技術,能夠自動化的就交給自動化,真正能夠為董事會、管理層決策提供“咨詢”,以及鼓勵新想法的產生、培養新工作作風的形成。

AI時代 中國的首席財務官需要如何改變 作者 / 容覺生(麥肯錫全球董事合伙人)

幾十年前,中國還是一個主要依賴重工業和農業經濟的貧困國家。如今,它已然成為了世界上數字化程度最高的國家之一。

然而,如果你進入大多數中國公司工作,無論是大型國有企業還是快速增長的小型私營企業,你都會發現多數中國企業依然存在效率低下、勞動密集、長期過分依賴非數字化程序等問題。在財務和會計部門尤其如此,有些公司的財會部門會雇用數百甚至數千人。

首席財務官最終要花費過多時間來管理雖然重要但是低增值的活動,如基本的記賬功能。結果,他在高增值活動(如預算、定價和績效管理)方面花費的時間被壓縮了。然而,只有做好后面這些任務,他才能在關鍵的戰略商業問題上為CEO出謀劃策。

如果中國公司希望能夠進一步創新和提升價值鏈,那就需要提高CFO和CEO在決策時所需的財務支持能力。為促使中國公司財務功能現代化,需要進行重大變革,其中一些需要部署新技術,而另一些需要從根本上重新設計核心業務流程。

以下是中國的CFO們在轉型時應該重點關注的四個方面:

提供“咨詢”

我們常?;岱⑾?,許多中國公司的財務部門將過多資源分配到了如會計和費用報銷之類的交易型和標準化活動之中,然而卻很少關注能讓CFO及其團隊創造價值的“咨詢活動”,這些活動包括業務分析、規劃和預算,以及投資分析和并購支持等等。而“咨詢活動”才能為CEO提供決策支持。

例如,數據分析可以幫助CFO開展廣泛的增值活動,包括高級情景規劃、項目選擇和排序、庫存規劃、動態現金流模擬、績效驅動因素分析和資本配置優化等。

能夠自動化的交給自動化

若想把資源轉移到具有更高附加值的活動上,需要財務功能來開發支持這些活動所需的流程。實際上,當我們研究有哪些流程可能實現自動化時,我們發現有近70%可以實現完全或大部分自動化,20%可實現小部分,只有大約10%難以實現。如今,低價值的重復性活動和簡單的查詢活動正在實現全自動化。

隨著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的進步,曾被認為只能由高技術工人完成的任務——例如原來需要專門人員完成的季度公司業績總結——如今可以實現部分自動化。

新想法、新作風

專注于更高附加值的活動和開發更有效的流程目前尚無發展空間。為了吸引、留住并激勵那些需要新技能和思維來扮演新角色的人,中國公司需要培養一種歡迎新想法和新工作風格的組織結構和文化。

□ 設計協作式工作場所和工作文化(如提供一個開放式工作空間,并創造一個以想法為重的“想法政體”); □ 提供機會實行可能產生社會或環境影響的舉措; □ 以及賦予更多自主權(例如在家辦公,允許在辦公室著休閑裝,以及提供靈活的工作時間);

——這些都是公司可以實現這一目標的方式。

獲得正確的工具和技術

當然,金融機構需要確保自己善于利用創新技術來推動自動化、協作和決策。這三類技術——機器人流程自動化、機器學習和自然語言生成——以及軟件及服務解決方案,在實現財會等后臺功能自動化方面特別有用。

這些技術不僅可以實現可重復任務自動化,而且可以通過監督和無監督學習識別數據中的模式,并創建自然語言文本。此外,它們有可能改變除了需要深度理解并且具備分析能力的判斷型任務之外的一切任務。

有一點很明確:工作的性質正在發生改變。先進的機器人技術和知識工作自動化工具等技術會促使公司在未來更加精簡、高產,技術上更加先進。如今,意識到這些趨勢并開始重新定位組織的中國CFO們將有可能贏在未來。